香克斯注意到贝克曼情绪不对劲的时候是在宴会的尾声,贝克曼通常都很沉默,常常握着酒瓶站在不远处看他们笑闹。
      那天的贝克曼没有拿酒,他只握着一份报纸。
      香克斯喝得头重脚轻,他走过去勾住贝克曼的肩膀,让他别只顾抽烟,忘了喝酒。
      贝克曼通常会笑着拍他肩膀,然后加入大家喝上一杯。
      但那天贝克曼脸上毫无笑意,他只是扭过头看他,目光冷冰冰的。他的瞳孔像看不到底的水潭,漆黑一片。
      香克斯皱了皱眉,问他怎么了,这个表情他见过几次,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      贝克曼的眼神像一条冰凉的毒蛇,视线爬过香克斯的脸,香克斯被盯得打了个酒嗝。
      然后下一秒,他的副船长又恢复了正常。
      “没什么,喝酒吧。”他按灭了手中的烟和他们喝了几杯。
      托梦梦的福,最近的经费明显稳定了许多,反正不管怎么折腾,开宴会的钱一定有一份。
      香克斯举起一大杯蜂蜜酒一口气灌下去,“爽利!”
      莱姆把长棍横在腿上,“说起来,小梦梦上报了哦~”
      “什么??”不看报的几人都凑了过来。
      香克斯神色复杂地看完了那份报道,“什么嘛!小姑娘怎么会是黄猿那个老头的私生女呢!完全是乱写!!”
      他扭过头去看贝克曼,“你说是不是,贝克!”
      眼睛里的毒蛇一闪而过,贝克曼抬手吸了一口烟,“某种交易吧,「黄猿之女」这个名号对于一般宵小确实很有震慑力。”
      香克斯不满地把木酒杯摔到地上,“喂!红发的名头也很大啊!!我可是海上皇帝!”
      他确实有点醉了。
      贝克曼扫了他一眼,“你想小梦梦被海军追捕吗?”
      香克斯不满地哼哼唧唧,把酒杯敲得梆梆响。
      耶稣布和德歌对视一眼,两人默契地什么都没有说,一个见闻色惊人一个事件当事人,当然知道船长、副船长和小姑娘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  猴子猛士达举着那份报纸转了转,然后把大将从照片上撕掉了,它兴高采烈地拿着印有梦梦的半张照片在桅杆上荡来荡去。
      莱姆戳了戳路,路指了指德歌,德歌眨眨眼睛,比了个嘘声的手势。
      有些八卦,不能当着老大的面说。
      干部们第二天就发现副船长消失了,去问香克斯的时候,他揉了揉头发,“我们过几天去接他回来,他出去办事了。”
      贝克曼说他必须要当面和梦梦谈谈,然后给了香克斯一个岛屿名字和一个日期。
      宿醉的香克斯揉着头,质问他难道不是他提出来的给她自由吗?现在又是在干什么。
      贝克曼没有马上回复他,咬着烟低头把燧发步枪扎在腰上才看他。
      “黄猿一定是她的情人,收养关系只是个幌子。这份报道多半是海军示意的,小梦梦不是那么高调的人。都上报了…你猜大将是想给谁看到?”
      贝克曼穿上披风,拧开了门。
      “不管你同不同意,我都要去。”
      香克斯按住因为宿醉突突跳动的额角,“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…”
      “什么?”贝克曼顿了一下。
      香克斯其实还不太确定心中猜测,他向梦梦告白的时候,小姑娘拒绝了他,只是哭着说如果有一天他了解了真正的她是个什么样的人…如果那个时候他还喜欢她,那么再告诉她一次。
      他一直喜欢她,他爱她,从来没有变过。
      他唯一怕的只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