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假期很快到来,在得知消息的那天到现在舒枝枝都有些莫名的紧张,因为听说女生第一次都会很痛。而且二十几岁的男人性欲很强,很容易索求无度。
      假期的第一天,是池孑程开车带她出去玩。两人来到一个度假山庄,这个季节这里游客很多,再加上和国庆假期撞上了。
      但池孑程提前就做好了准备订好了酒店,一间,是什么目的一间十分明显了。
      舒枝枝表面上海市只能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      ——
      酒是男女之间最好的催情剂,所以晚饭两个人在酒店吃的,池孑程刻意点了一瓶度数不低的酒。
      半杯酒下肚之后舒枝枝整个人已经晕乎乎的了,小脸上浮起一块绯红,眼神迷离,小嘴已经开始巴巴的说起了胡话。
      “池哥哥,你怎么有好几个啊。”舒枝枝软软糯糯的嗓音加上醉酒之后一点撒娇的味道,酥的不得了。
      很快池孑程的下面就起了反应,裤头处已经鼓起一大团,在平整的西装裤上十分明显。
      池孑程从来不觉得自己不是个什么正人君子,不然不会跟自己名义上的妹妹谈恋爱,不会在国庆引诱自己女朋友和自己出来,还用酒将人灌酒方便俩人滚床单。
      池孑程绕过桌子到舒枝枝身旁,一把将人公主抱抱起,朝着床上走去。将人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,舒枝枝小半个身子都陷进了柔软的被子里面。
      池孑程为了这次出来可是特意定的情侣房,里面的许多设施自然是专门为小情侣准备的,比如这张床。
      池孑程擒住舒枝枝的唇瓣,包裹住她的两片唇瓣啃咬,这是池孑程第一次亲人压根没有任何经验,全凭男人的本能在行动。
      “嘶,疼。”舒枝枝在糜乱之中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人啃咬式的亲吻,用力推搡了他几下,但是这点力气对于池孑程来说没有任何威胁力。
      趁着舒枝枝喊疼的瞬间,池孑程的舌头溜进她的口中,和她的津液互相娇缠,两人的舌头互相打转。池孑程用力的吸吮着舒枝枝的舌头,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舌尖传开。
      趁着这段亲吻的时间,池孑程悄悄的将两个人剥了个精光,两人坦诚相对。但是在解开舒枝枝的内衣扣子时池孑程明显不熟练,弄了好久才解开。
      双手攀上前面的那对雪峰,使劲揉搓成不同的形状。
      舒枝枝满脸绯红,身体也呈现成羞涩的淡粉色,娇艳惹人采颉。
      两人双唇相离时还有细细的银丝被拉扯开来。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,大口的喘气让舒枝枝不自觉的挺起了双峰。
      双手也紧紧的抓住被子拉扯,脚趾用力的蜷缩着,小腹紧绷眼眸微闭。
      池孑程吸舔她的颈部,留下几个淡淡的草莓印。舒枝枝的上半身几乎都被她舔了个遍。
      慢慢的舒枝枝的身体也给出了反应,下面的甬道析出了点点的蜜水。池孑程的手慢慢下滑来带这片神秘地带。伸出手指去触碰两片阴唇,已经能够感受到有点点湿意。
      当池孑程的手一触碰到哪里时,一股从未有过的酥麻感袭上心头,令她声音发颤,整个人哆哆嗦嗦。
      此时池孑程的肉棒已经肿胀的十分巨大,完全硬了起来,上面布满了暴起的青筋和各种纹路,看上去有些可怖。
      “嗯呃好难受啊”
      醉酒中的舒枝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只知道下面很空虚,急需什么东西来填满里面。
      原本放在两侧的手放到了自己的乳上,轻轻的揉捏着来缓解那种空虚的感觉。
      池孑程的手在阴蒂处打转,渗出来的蜜水越来越多,见时机差不多了就慢慢的塞进去自己的一根手指。
      “嗯啊”
      在池孑程手指进去的瞬间,舒枝枝觉得自己好像缓解了一下难受,还自己撅起屁股动了动小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