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两人站在小区下边的小公园旁,孙菲菲脸色有些红,低头沉默不语。
      周正彦开了口:“菲菲,要去我家吗?”
      偏偏说这话时男人还大摇大摆地摇了摇手里刚才买的安全套盒子,发出一下又一下的声响。
      男人的声音勾人,手上摇晃着盒子的动作没停,一下一下地,像是敲打在女人的心上。
      原本她也是想的,不然不会在早上出门前换上李悦之前给她推荐的那一套情趣内衣。
      可是半路杀出来一个孙冬,如果不是他的突然出现,今天本来或是一个无比圆满的一天。
      “我今天……”女人低下头,不敢看男人的眼睛,小声道:“我今天有点累,在那边走了一天了,没力气……再做这种事了。”
      今天她陪周正彦走了好几个小时,虽然他有自行车,但那公园的道路崎岖,又有不少行人,车不太好过。当时陪着男人散步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,现在走了一天回了家,就感觉身体突然沉重下来,走一步都感觉背上有个大山压着。
      男人的手抚上了她的脖子,在锁骨处来回摩挲,力道不重,却带着灼热的温度,孙菲菲只觉得脖子那一片传来一阵阵的酥麻。
      男人上前一步,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,在孙菲菲耳边诱哄道:“等下我动,不让你出力。”
      孙菲菲: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她还想再挣扎一下,双手局促地放在男人的胸膛上想将他推开,可她没那么大的力气,反而被他一手抓住。
      “姐姐……”他又轻轻叫了一声。
      很软,很柔,带着低沉与性感的沙哑,让人听着格外心安与心动。
      与之前孙冬唤她时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      一个是会带着她飞上天堂,另一个则拖着她坠入地狱。
      “都好几天没好好操你了……”男人突然倾身含住她的耳垂,激得女人浑身一激灵。
      “你前几天还说你要多疼疼我,怎么现在就突然失言了?”男人咬着耳垂的力气加重,甚至还恶意的用牙齿咬着肉往外一扯。
      “唔......”
      孙菲菲没想到男人会突然有这样的动作,还未等自己捂住嘴巴,就已经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声。
      偏偏男人手也不老实,趁着这般空档,手也开始在她胸前作恶。
      可惜有内衣挡着,她穿的是连衣裙,从腰间手根本伸不进去,唯一的方法只能从衣领或是脚踝处的裙边探进去。
      在这里她不大好脱衣服。
      “不能摸你,那你摸摸我......”此刻他的声音已经哑了不少了。
      周正彦捉住女人的手往下探,落在顶起的裤子上。
      突然间从小区门口那边传来一些吵闹的动静,今日是周末,自然是有不少人放假出去玩的,也有些人晚上吃饱了在小区内散步。
      有人似乎要往这边来了。
      还未等孙菲菲说什么话,周正彦就带着她往旁边的小径走,躲在一棵树的后面。
      小公园这边晚上没什么灯照明,再加上这棵树枝繁叶茂,站在阴影中根本就看不见人。
      女人心里紧张,在此期间一直不敢出声,等稍微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她的手还放在男人裤子上,小脸一红,手使劲往回抽,却被男人按住没抽出来。
      从小区门口那边走来的是一对较为年轻的夫妇,等走到小花园这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,就停在了刚才她与周正彦站着的那一片位置。
      还未等孙菲菲搞明白他们怎么突然在这停下来了,就见那两人突然相拥激烈吻了起来,还伴随着淫靡吮咂声。
      两人越亲越急,竟然还开始脱起衣服干那种事来了。
      孙菲菲: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怎么这地方是什么做爱的好场所吗?
      还未等她仔细吐槽,这边男人已将裤子往下褪了些,内裤也拉了下来,那根肉棒弹了出来,打在女人手心。
      男人的肉棒滚烫,烫得女人下意识想叫出声,顾忌着就在不远处还有一对小夫妻在办事,她死死捂住自己的嘴,惊讶又慌张地看向周正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