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是黑色的,五彩斑斓的黑。
      闭上眼睛的蔺思甜眼前一片光怪陆离,身下每一次顶弄,就会撞起黑暗里的一丛泡泡,那些泡泡在无垠黑暗中聚变,吞噬快感而生,然后随快感消散而溶解,短促,却惊艳。
      周晟动得很慢。
      比起之前在腿心抽弄的速度,一切回归起点。
      因为此刻性器全无遮掩地为对方敞露,他必须十分小心,每一次顶送都拿捏好了力道和角度。
      即使这样也很舒服。
      娇嫩肉唇敌不过剑拔弩张的肉棒,龟头硬挺,两下就顶得媚肉分了左右,戳在湿滑的小穴上,挤弄得穴缝间一点点往外流水。
      龟头好热,抵在阴道口,花唇能感受到的温热。
      其实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就进来了,蔺思甜的小穴刚才被周晟玩弄了许久,又是舔弄又是嘬吸,还有手指扩张抽插,现在更有充沛的汁水润滑,已经软烂得什么都吃得进去。
      吃进他的肉棒,吞咽成他的形状。
      只要周晟想。
      但凡一个恶念不慎,凶刃便能长驱直入,夺取少女的初贞。
      可是周晟是周晟,哪怕下体的阴茎硬得胀疼,叫嚣的茎身依然贴着穴缝堪堪压磨而过,碾开沿途湿水,在一瞬的性器摩擦里,给予彼此都渴望的短暂快慰。
      周晟扬起脖颈,和她一样闭着眼感受性器裸露厮磨的快乐,这都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,新鲜感之外,更多是无法抵抗的原始性爱冲动。
      蔺思甜的低喘在磨合顶弄间化作无法压抑的呻吟,她迷蒙地半睁开眼,看向在她双腿间直起腰身的那个人影,夜灯晕黄之下,他每一次的挺动都拨开一片光影,鼻梁的侧影,长睫的阴影,颔骨的暗影,还有身侧墙面上他的剪影。
      原来即使在这样露骨的情境下,她也还是会对周晟心动。
      “周晟……”按下到了嘴边的呻吟,蔺思甜朝他伸出手。
      周晟睁开眼,垂眸见到她的动作,朝她俯身下去,身下贴合的柱身后撤,只余留一个顶端杵在她花核间。
      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  可能是太久没有开口,这一刻他敛着声线,些许低哑,还带着喘的余韵。
      “想要……”她的手摸到他脸庞,像是效仿他下体的动作,在他颔角和耳边来回游移摸索。
      周晟侧过脸轻轻蹭她的手心,语气无奈。
      “说了,不行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没关系的,就蹭一蹭……”
      周晟没有动,蔺思甜动了,湿漉漉的花户迎着抵在上头的鸡巴上蹭弄,只是微微下滑了一寸的角度,密合的穴口就将龟头顶端圆滑的表面陷进去了些。
      咕叽,一记汁液挤弄声。
      一瞬的极致苏爽快感迸发,触电似的麻到了头皮,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周晟倒抽一口凉气,试图后撤却被蔺思甜的小腿夹住了腰。
      蔺思甜也体会到了这一霎无法抗拒的惬意,她轻喘了一声,耷着嘴角,眼底的潮气更让神情泫然欲泣,“你就这么不喜欢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