邬霁的时间安排的其实不算晚,颜枝到家时,刘芳还没开始做晚饭。
      “回来了?”
      刘芳坐在桌子旁择菜,颜启明和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颜父还没到下班时间。
      “和朋友去哪里玩了,中午吃的什么?”
      刘芳的问题寻常,但耐不住颜枝自己心虚,于是只回答了后一个问题
      “一起吃了火锅。”
      她的声音比平常低很多,耳朵也染上红色,但是刘芳忙着做饭没注意到这些,奶奶忙着给大孙子剥橘子皮,是以无人察觉她的异样。
      晚饭后,颜枝反锁上门,拿出手机。
      新买的手机拿到手后只看了一小会儿,之后两人就去了电影院,在那里面发生的事……也没办法让人有精力看新手机。
      新手机反应很快,屏幕也足够清晰,终于不用眯着眼辨认被裂缝挡住的字,颜枝真的开心得不得了。今天那个营业员帮她开了一些业务,加上手机自带的浏览器等等,一下拉就是满屏的广告。
      在这广告之中,她发现有人给她发来一条微信消息。
      颜枝之前没有手机卡,今天有了号码之后就顺便注册了微信,但她不记得自己加过谁,不过如果有谁用她的手机自己添加就说不准了。
      这个人除了邬霁当然不做他想。
      【休息了吗?】
      备注早就被邬霁自己改好,是很直接的男朋友三个字,颜枝看了添加成功后自动发送消息的时间,正是他们在电影院里,她靠在他怀里睡着的时候。
      邬霁的头像是一只对着镜头咧嘴傻笑的金毛,颜枝没想到邬霁会用这么可爱的图片做头像,总觉得自己又对他有新的了解。
      【刚上床,才躺下来。】
      颜枝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来,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对情侣在聊天的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,反正她是。
      这真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,和学习大不相同,但都要投入时间和精力。她一向怕麻烦,但是并不讨厌这种感觉,甚至有点儿乐在其中。
      只是很可惜,她这边想象的是温馨恋爱,那边邬霁才一看见她发的消息就忍不住硬了,画风完全跑偏。
      他知道自己很没出息,他现在就像一只才尝到肉末的狼崽子,只要看见颜枝就有无端绮思,更不要说对方发的消息正常,偏偏他想象力好又思想下流,看见床和她联系在一起就兴奋。
      他又想起之前两人在公交车上那次,那时他就觉得两人的姿势换个视角来看是最符合他心意的,又想到今天有这样大的突破性进展,离他想要的那天应该是又近了一步。
      好想和她睡觉啊,想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操她,在房子里每一处地点都要留下她的呻吟和喘息,从今天看来,颜枝并不是扭捏的人,但还是要考虑她的接受能力。
      那么,最先就在这张床上吧,在他睡了几年的床上,第一次姿势就用传教士体位,前戏要学习,听说如果前戏做得很好的话,女孩子第一次是不会痛的。
      扩张,润滑,手指或者口交,都是可以采用的办法。
      他是无所谓,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第一次做爱就被舔小穴……
      思维擅自发散,鸡巴精神奕奕,邬霁忍着不去碰那已经粗硬的一根,假装安详继续和颜枝聊天。
      【今天玩的开心吗?】
      【开心的!】
      那边很快回复,终是没忍住那些恶劣心思,邬霁继续发道
      【那你觉得……今天的电影好不好看?座位舒服吗?】
      颜枝的脸一下就红了,她当然知道邬霁是什么意思,于是仔细想了一下,很诚实地回复。
      【舒服的。】
      紧接着,她礼尚往来,也不忘顾及他的感受。
      【你舒服吗?】
      舒服,而且舒服得快要炸了。
      邬霁侧过身欲盖弥彰地换了个姿势,发出去的消息一片纯良,好像两个初尝禁果后羞涩但是坚持交流感想的纯情男女生。
      女生倒是真的纯情,男生未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