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……好深……公子……你插得太深了……啊啊……”弄潮全身一阵哆嗦,只觉得那巨大的肉棒把她的淫穴都慢慢地堵住了,而那圆润的龟头,直接就顶到了她的宫口,酸酸的,却掀起不一样的奇妙快感。

    “你的淫穴好紧,把我的玉茎绞住了。”男人抽动着巨根,龟头不断地顶着她的宫口,手指伸到交合之处,寻找到那一抹敏感的花珠,用手指捏住,用力地揉着,不断刺激她的淫穴,让她分泌出更多的淫水,顺滑了紧致的花径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公子……你好棒……弄得弄潮全身都酥软了……好爽……”淫穴里抽插的大肉棒,还有不断刺激她花核的手指,让那剧烈的快感不断地累积。

    马车在路上狂奔着,那一颠一簸的,让男人的巨根进入得更深,每一次都直接戳到了宫口,弄潮觉得自己就像在急速狂奔的马背上,而在马背上有一根又长又粗的肉棒,在她的淫穴里,不断地插入,捣动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公子……你插的太深了……我受不了……要尿了……啊啊啊……”一股汹涌的淫液从她的淫穴里喷射而出,弄潮手指紧紧抓住他的手臂,腰背弓起了一道弧形,脚趾紧紧地卷曲着,身体剧烈地抽搐着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淫妇中的极品,你居然潮吹了。”男人的大肉棒被她的潮水从上而下淋下来,顿时变得更大更粗,在她淫穴里进行着最后的冲刺,“啊啊啊……好紧……操死你淫贱的荡妇……啊啊……”